懒懒de号号

For U, for M, the memory.

谁听信了风,以为是离别的歌,在掌纹里刺痛了流年,遗失的美好岂止是错过;谁借口,不经意的一个凝眸,在时光里留下缠绵的温柔,悄然逝去怎能是宿命的操纵;谁夜半倚窗,默默无语,遗弃的温婉情愫,续写的悲情诗篇,穿透遥遥远去的时光,那幽幽窗棂,关不住芭蕉滴雨,那沥沥雨声,带不走深院寂痕。

评论